《佛門護生》 2. 唐代(618~907年)

【觀世心編著】

 

〔2.1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(?~643年)

 

下列寒山詩偈乃依據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版本,並參考《全唐詩•卷806_1》及新文豐出版公司《合訂天台三聖二和詩集》之版本,有些出現用字差異,有些可能排版錯誤。

 

 

〔2.1.1〕

鸚鵡宅西國,虞羅捕得歸。
美人朝夕弄,出入在庭幃。
賜以金籠貯,扃哉損羽衣。
不知鴻與鵠,颻颺入雲飛。(1,2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知:一作「如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2)鵠:一作「鶴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 

〔2.1.2〕

尋思少年日,遊獵向平陵。
國使職非願,神僊未足稱。(1)
聯翩騎白馬,喝兔放蒼鷹。
不覺今流落,皤皤誰見矜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僊:一作「仙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1.3〕

我見東家女,年可十有八。
西捨競來問,願姻夫妻佸。(1,2)
烹羊煮眾命,聚頭作婬殺。(3)
含笑樂呵呵,啼哭受殃決。(4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捨:一作「舍」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2)佸:一作「活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3)婬:一作「淫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4)決:一作「抉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 

〔2.1.4〕

田舍多桑園,牛犢滿廄轍。
肯信有因果,頑皮早晚裂。
眼看消磨盡,當頭各自活。
紙褲瓦作褌,到頭凍餓殺。(1,2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褲:一作[褲-庫+夸]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2)褌:一作[褲-庫+昆]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1.5〕

不行真正道,隨邪號行婆。
口慚神佛母,心懷嫉妒多。(1)
背後噇魚肉,人前念佛陀。
如此修身處,應難避柰何。(2,3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母:一作「少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2)應難:一作「難應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3)柰:一作「奈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1.6〕

有漢姓傲慢,名貪字不廉。
一身無所解,百事被他嫌。
死惡黃連苦,生憐白蜜甜。
喫魚猶未止,食肉更無厭。(1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喫:一作「吃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 

〔2.1.7〕

天高高不窮,地厚厚無極。
動物在其中,憑茲造化力。
爭頭覓飽暖,作計相噉食。(1)
因果都未詳,盲兒問乳色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噉:一作「啖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 

〔2.1.8〕

大海水無邊,魚龍萬萬千。
遞互相食噉,冗冗癡肉團。(1)
為心不了絕,妄想起如煙。
性月澄澄朗,廓爾照無邊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噉:一作「啖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 

〔2.1.9〕

鹿生深林中,飲水而食草。
伸腳樹下眠,可憐無煩惱。
繫之在華堂,餚膳極肥好。
終日不肯嘗,形容轉枯槁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1.10〕

寄語食肉漢,食時無逗遛。
今生過去種,未來今日修。
只取今日美,不畏來生憂。
老鼠入飯甕,雖飽難出頭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1.11〕

嗊嗊買魚肉,擔歸餧妻子。(1)
何須殺他命,將來活汝已。(2)
此非天堂緣,純是地獄滓。
徐六語破堆,始知沒道理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餧:一作「喂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2)已:一作「己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1.12〕

豬喫死人肉,人喫死豬腸。(1)
豬不嫌人臭,人返道豬香。(2)
豬死拋水內,人死掘地藏。(3)
彼此莫相喫,蓮花生沸湯。(4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喫:一作「吃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2)返:一作「反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3)地:一作「土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4)相喫:一作「相啖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 

〔2.1.13〕

買肉血甜甜,買魚跳鱍鱍。(1)
君身招罪累,妻子成快活。
捷死渠家去,他人誰敢遏。(2,3)
一朝如破床,兩箇當頭脫。(4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甜:一作[江-工+聒]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2)捷:一作「才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3)家去:一作「便嫁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4)箇:一作「個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1.14〕

憐底眾生病,餐嘗略不厭。
蒸豚搵蒜醬,炙鴨點椒鹽。
去骨鮮魚膾,兼皮熟肉臉。
不知他命苦,只取自家甜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1.15〕

我見凡愚人,多畜資財穀。
飲酒食生命,謂言我富足。
莫知地獄深,唯求上天福。
罪業如毗富,豈得免災毒。
財主忽然死,爭共當頭哭。
供僧讀疏文,空是鬼神祿。(1)
福田一箇無,虛設一群禿。(2)
不如早覺悟,莫作黑暗獄。
狂風不動樹,心真無罪福。
寄語兀兀人,叮嚀再三讀。(3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寒山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疏文:一作「文疏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2)箇:一作「個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3)兀:一作「冗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〔2.2〕

唐•天台拾得大士(?~643年)

 

下列拾得詩偈乃依據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版本,並參考《全唐詩•卷807_1》及新文豐出版公司《合訂天台三聖二和詩集》之版本,有些出現用字差異,有些可能排版錯誤。

 

 

〔2.2.1〕

嗟見世間人,箇箇愛喫肉。(1)
碗楪不曾乾,長時道不足。(2,3)
昨日設箇齋,今朝宰六畜。(1)
都緣業使牽,非干情所欲。
一度造天堂,百度造地獄。
閻羅使來追,閤家盡啼哭。(4)
罏子邊向火,鑊子媥浴。(5)
更得出頭時,換卻汝衣服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拾得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箇:一作「個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2)碗:一作「椀」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3)楪:一作「碟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4)閤:一作「闔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一作「合」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5)罏:一作「爐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一作「鑪」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2.2〕

養兒與取妻,養女求媒娉。(1,2)
重重皆是業,更殺眾生命。
聚集會親情,總來看盤飣。
目下雖稱心,罪簿先注定。(3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拾得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取:一作「娶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2)娉:一作「聘」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3)注:一作「註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 

〔2.2.3〕

得此分段身,可笑好形質。
面貌似銀盤,心中黑如漆。
烹豬又宰羊,誇道甜如蜜。
死後受波吒,更莫稱冤屈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拾得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2.4〕

男女為婚嫁,俗務是常儀。
自量其事力,何用廣張施。
取債誇人我,論情入骨癡。
殺他雞犬命,身死墮阿鼻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拾得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 

 

〔2.2.5〕

我見出家人,總愛喫酒肉。(1)
此合上天堂,卻沉歸地獄。(2)
念得兩卷經,欺他市廛俗。(3)
豈知廛俗人,大有根性熟。(3,4)

〔出處〕

唐•天台拾得大士,參閱《嘉興藏•B103•20冊;寒山子詩集》。

〔編註〕

(1)喫:一作「吃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(2)沉:一作「沈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及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3)廛:一作「鄽」,參閱《三聖二和詩集》。
(4)俗人:一作「俗士」,參閱《全唐詩》。

 

〔2.3〕

唐•道世法師(?~683年)

 

 

〔2.3.1〕

戲笑殺他命,悲號入地獄。
臭穢與洋銅,灌注連相續。
奔刀走火燄,擘裂碎楚毒。
億載苦萬端,傷心不可錄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道世法師〈正報頌〉,參閱《龍藏•1532•125~127冊;法苑珠林•卷七十三》。

 

 

〔2.3.2〕

殺生入四趣,受苦三塗畢。
得生人道中,短命多憂疾。
疫病癭艱苦,壽短常沉沒。
若有智黠人,殺心寧放逸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道世法師〈習報頌〉,參閱《龍藏•1532•125~127冊;法苑珠林•卷七十三》。

 

〔2.4〕

唐•永嘉玄覺禪師(665~713年)

 

 

〔2.4.1〕

慈悲撫育,不傷物命。
水陸空行,一切含識。
命無大小,等心愛護。
蠢動蜎飛,無令毀損。
危難之流,殷勤拔濟。
方便救度,皆令解脫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永嘉玄覺禪師,參閱《龍藏•1544•130冊;永嘉集•淨修三業第三》。

 

〔2.5〕

唐•王昌齡(698~756年)

 

 

〔2.5.1〕

林臥情每閑,獨遊景常晏。
時從灞陵下,垂釣往南澗。
手攜雙鯉魚,目送千里雁。
悟彼飛有適,知此罹憂患。
放之清冷泉,因得省疏慢。
永懷青岑客,回首白雲間。
神超物無違,豈繫名與宦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王昌齡〈獨遊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141_5》。

 

〔2.6〕

唐•王維(701~761年)

 

 

〔2.6.1〕

設罝守毚兔,垂釣伺遊鱗。
此是安口腹,非關慕隱淪。
吾生好清淨,蔬食去情塵。
今子方豪蕩,思為鼎食人。
我家南山下,動息自遺身。
入鳥不相亂,見獸皆相親。
雲霞成伴侶,虛白侍衣巾。
何事須夫子,邀予穀口真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王維〈戲贈張五弟諲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125_18》。

 

〔2.7〕

唐•杜甫(712~770年)

 

 

〔2.7.1〕

干戈兵革鬥未止,鳳凰麒麟安在哉。
吾徒胡為縱此樂,暴殄天物聖所哀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杜甫〈又觀打魚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220_2》。

 

〔2.8〕

唐•白居易(772~846年)

 

 

〔2.8.1〕

曉日提竹籃,家僮買春蔬。
青青芹蕨下,疊臥雙白魚。
無聲但呀呀,以氣相喣濡。
傾籃寫地上,撥剌長尺餘。
豈唯刀機憂,坐見螻蟻圖。
脫泉雖已久,得水猶可蘇。
放之小池中,且用救乾枯。
水小池窄狹,動尾觸四隅。
一時幸苟活,久遠將何如。
憐其不得所,移放於南湖。
南湖連西江,好去勿踟躕。
施恩即望報,吾非斯人徒。
不須泥沙底,辛苦覓明珠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放魚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24_54》。

 

 

〔2.8.2〕

官牛官牛駕官車,滻水岸邊般載沙。
一石沙,幾斤重,朝載暮載將何用。
載向五門官道西,綠槐陰下鋪沙堤。
昨來新拜右丞相,恐怕泥塗汙馬蹄。
右丞相,馬蹄蹋沙雖淨潔,牛領牽車欲流血。
右丞相,但能濟人治國調陰陽,官牛領穿亦無妨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官牛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27_21》。

 

 

〔2.8.3〕

清晨臨江望,水禽正喧繁。
鳧雁與鷗鷺,遊颺戲朝暾。
適有鬻雞者,挈之來遠村。
飛鳴彼何樂,窘束此何冤。
喔喔十四雛,罩縛同一樊。
足傷金距縮,頭搶花冠翻。
經宿廢飲啄,日高詣屠門。
遲回未死間,飢渴欲相吞。
常慕古人道,仁信及魚豚。
見茲生惻隱,贖放雙林園。
開籠解索時,雞雞聽我言。
與爾鏹三百,小惠何足論。
莫學啣環雀,崎嶇謾報恩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贖雞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30_42》。

 

 

〔2.8.4〕

仲夏齋戒月,三旬斷腥膻。
自覺心骨爽,行起身翩翩。
始知絕粒人,四體更輕便。
初能脫病患,久必成神仙。
禦寇馭泠風,赤松遊紫煙。
常疑此說謬,今乃知其然。
我今過半百,氣衰神不全。
已垂兩鬢絲,難補三丹田。
但減葷血味,稍結清淨緣。
脫巾且修養,聊以終天年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仲夏齋戒月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31_37》。

 

 

〔2.8.5〕

九江十年冬大雪,江水生冰樹枝折。
百鳥無食東西飛,中有旅雁聲最饑。
雪中啄草冰上宿,翅冷騰空飛動遲。
江童持網捕將去,手攜入市生賣之。
我本北人今譴謫,人鳥雖殊同是客。
見此客鳥傷客人,贖汝放汝飛入雲。
雁雁汝飛向何處,第一莫飛西北去。
淮西有賊討未平,百萬甲兵久屯聚。
官軍賊軍相守老,食盡兵窮將及汝。
健兒飢餓射汝吃,拔汝翅翎為箭羽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放旅雁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35_14》。

 

 

〔2.8.6〕

隴西鸚鵡到江東,養得經年觜漸紅。
常恐思歸先剪翅,每因餵食暫開籠。
人憐巧語情雖重,鳥憶高飛意不同。
應似朱門歌舞妓,深藏牢閉後房中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鸚鵡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47_89》。

 

 

〔2.8.7〕

繞池閒步看魚游,正值兒童弄釣舟。
一種愛魚心各異,我來施食爾垂鉤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觀遊魚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51_35》。

 

 

〔2.8.8〕

四月池水滿,龜遊魚躍出。
吾亦愛吾池,池邊開一室。
人魚雖異族,其樂歸於一。
且與爾為徒,逍遙同過日。
爾無羨滄海,蒲藻可委質。
吾亦忘青雲,衡茅足容膝。
況吾與爾輩,本非蛟龍匹。
假如雲雨來,只是池中物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四月池水滿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52_4》。

 

 

〔2.8.9〕

晚來天氣好,散步中門前。
門前何所有,偶睹犬與鳶。
鳶飽淩風飛,犬暖向日眠。
腹舒穩貼地,翅凝高摩天。
上無羅弋憂,下無羈鎖牽。
見彼物遂性,我亦心適然。
心適復何為,一詠逍遙篇。
此仍著於適,尚未能忘言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犬鳶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53_13》。

 

 

〔2.8.10〕

獸中刀槍多怒吼,鳥遭羅弋盡哀鳴。
羔羊口在緣何事,暗死屠門無一聲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禽蟲十二章〉詩之一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460_43》。

 

 

〔2.8.11〕

誰道群生性命微,一般骨肉一般皮。
勸君莫打枝頭鳥,子在巢中望母歸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勸打鳥者〉詩,參閱《卍續藏•1214•62冊;蓮修必讀》。

 

 

〔2.8.12〕

世間水陸與虛空,總屬皇天懷抱中。
試令設身遊釜甑,方知弱骨受驚冲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戒殺〉詩,參閱《卍續藏•1214•62冊;蓮修必讀》。

 

 

〔2.8.13〕

香餌見來須閉口,大江歸去好藏身。
盤渦峻激多傾險,莫學長鯨擬害人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白居易〈放魚〉詩,參閱《護生畫集•第一集》。

 

〔2.9〕

唐•賈島(779~843年)

 

 

〔2.9.1〕

玄鳥雄雌俱,春雷驚蟄餘。
口銜黃河泥,空即翔天隅。
一夕皆莫歸,嘵嘵遺眾雛。
雙雀抱仁義,哺食勞劬劬。
雛既邐迤飛,雲間聲相呼。
燕雀雖微類,感愧誠不殊。
禽賢難自彰,幸得主人書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賈島〈義雀行和朱評事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571_13》。

 

 

〔2.9.2〕

病蟬飛不得,向我掌中行。
拆翼猶能薄,酸吟尚極清。
露華凝在腹,塵點誤侵睛。
黃雀並鳶鳥,俱懷害爾情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賈島〈病蟬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573_36》。

 

〔2.10〕

唐•呂洞賓(796~?年)

 

 

〔2.10.1〕

物要死時汝救他,汝要死時天救汝。
延生種子別無方,戒殺放生而已矣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呂洞賓〈戒殺〉詩,參閱《卍續藏•1214•62冊;蓮修必讀》。

 

〔2.11〕

唐•杜牧(803~852年)

 

 

〔2.11.1〕

已落雙鵰血尚新,鳴鞭走馬又翻身。
憑君莫射南來雁,恐有家書寄遠人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杜牧〈贈獵騎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524_75》。

 

〔2.12〕

唐•李群玉(813~862年)

 

 

〔2.12.1〕

早覓為龍去,江湖莫漫遊。
須知香餌下,觸口是銛鉤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李群玉〈放魚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573_3》。

 

〔2.13〕

唐•陸龜蒙(?~881年)

 

 

〔2.13.1〕

南北路何長,中間萬弋張。
不知煙霧堙A幾隻到衡陽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陸龜蒙〈雁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627_6》。

 

 

〔2.13.2〕

萬峰圍繞一峰深,向此常修苦行心。
自掃雪中歸鹿跡,天明恐被獵人尋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陸龜蒙〈頭陀僧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629_21》。

 

〔2.14〕

唐末五代•禪月貫休禪師(832~912年)

 

 

〔2.14.1〕

獵師紛紛走榛莽,女亦相隨把弓矢。
南北東西盡殺心,斷燒殘雲在圍堙C
鶻拂荒田兔成血,竿打黃茅雉驚起。
傷嗟個輩亦是人,一生將此關身己。
我聞天地之大德曰生,又聞萬事皆天意,何遣此人又如此。猶更願天公一丈雪,深山麋鹿盡凍死。

〔出處〕

唐末五代•禪月貫休禪師〈村行遇獵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826_26》。

 

〔2.15〕

唐末五代•齊己禪師(約863~937年)

 

 

〔2.15.1〕

潔白雖堪愛,腥膻不那何。
到頭從所欲,還汝舊滄波。

〔出處〕

唐末五代•齊己禪師〈放鷺鷥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838_67》。

 

 

〔2.15.2〕

五色文章類綵鸞,楚人羅得半摧殘。
金籠莫恨傷冠幘,玉粒頒慚剪羽翰。
孤立影危丹檻堙A雙棲伴在白雲端。
上臺愛育通幽細,卻放溪山去不難。

〔出處〕

唐末五代•齊己禪師〈謝南平王賜山雞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844_19》。

 

〔2.16〕

唐•吉師老(?~?年)

 

 

〔2.16.1〕

放爾千山萬水身,野泉晴樹好為鄰。
啼時莫近瀟湘岸,明月孤舟有旅人。

〔出處〕

唐•吉師老〈放猿〉詩,參閱《全唐詩•卷774_3》。

 

此頁頂端

 

護生:2. 唐代      若無顯示左方視窗之檔案總管,請按「首頁」。